张未明

愿风指引着你的道路。

不善言谈4

    抱歉昨天更文更着睡着了早上起来手上还抓着手机....这一章我感觉写的不是很好。。希望能调节一下情绪。今天应该还会有第5章。谢谢你们能够看文。(^ω^)

    红毛狠狠的擦过自己嘴巴,站了起来,有些好笑的看着地上的人:“贺天,我说你,当少爷当久了是不是?你说不就不,你说好就好?真当自己是特牛逼是不?”也不给贺天说话的机会,转动了一下自己酸痛的手腕,斜靠在墙壁上接着轻蔑的望着贺天:“今天我也不想跟你多废话,分手吧。我不想耗着。”转身就准备走。
    贺天沉默的看着红毛,手上的青筋因为愤怒过度凸在皮肤上,下一秒就要炸开一般。那脸黑的,可以沾一沾写毛笔字了。他冲上去,抓住离开的红毛,猛地就是一拳揍翻在地:“别想离开我。我不准。”红毛就顺着被打的这股力躺在地上,他摸了一下自己的血,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贺天从来没有这么害怕红毛的笑声,他走近红毛,颤抖的问:"你笑什么?”  红毛却只是悲凉的弯着嘴角,用嘶哑的声音说到:贺天,你是不是觉得我就该顺着你的意活啊??我就不能有点自己的情绪是不是?说在一起的是你,说分手的还不能是我了啊?也是,我也能理解你少了一个发泄品的滋味,不过我真的他妈的受够了。六个月了,在一起这么久了,你有关心过我的生活吗?有在意过我的情绪吗?我被打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吃见一醋的时候你有和我解释过吗?你现在打也打够了,我他妈的可以走了吧?"  “我喜欢你,我说出来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分手。”贺天抓住红毛的手,低着头轻声说。红毛看着贺天这样子,更觉得更可怜。人啊真是有意思的东西,总是要等到失去后就会懂得珍惜。红毛嘲讽的笑了笑:“谢谢啊,真没想到最后还能听到这个。”轻轻的挣脱开贺天,贺天再也没有力气去阻止。只能望着红毛离去的背影,悲哀的躺在了地上。
    见一看到红毛嘴角的血迹,就知道出事了,正准备上去扶住红毛,红毛迅速的伸出手掌示意见一不需要。见一苦笑:“红毛,贺天他不会说话,你不要再太在意。”红毛安抚的朝见一笑笑:“你不用担心我,我没有大事,我以后也不会再在意这些破事。”说完就往前走,见一无奈,只能赶紧去天台找贺天。
    贺天还躺在地上,眼睛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头发因为打架胡乱的粘在脸上,那一巴掌导致的浮肿也让平时英俊的脸多了一分狼狈与喜感。见一想伸手抓贺天,贺天一把把他的手打开。见一突然就火了:“你他妈的就是该,以前不好好对待现在装什么情深?你看看你刚才把他打成什么样子?要是我是他,我他妈的怎么都不会选你。”贺天静静的坐起来,无助的样子让见一怎么样都没办法开口骂第二句。赶紧打了电话要展正希过来帮忙抬人。
    展正希赶过来时看到见一气鼓鼓的站着,扛着没力气的贺天。还以为怎么了呢,赶紧上前去接过贺天的胳膊,:“怎么了?”见一活动了下被压的发麻的肩,瞥了贺天一眼:“这傻逼被甩了,你把他送回去吧,我去找红毛了。” “那你早点回来,我等你。”见一笑了笑就走了。
    展正希扛着贺天走在放学的路上,由于两人帅气的外形和挺拔的身材很是引人注意。不过贺天狼狈的样子让以往想搭讪的小姑娘们不敢上前。走着走着贺天突然开口:“你还真恶心。”展正希无语:“我来抬你你还骂我?脑子有坑?”  “被你刚才那句等你回来恶心到了,果然恋爱中的展正希这种设定让我要吐。”  展正希只是轻笑一下:“我可没觉得恶心,你嫉妒我就直说。”  “滚。”贺天斜了他一眼“你以前可不是这种说情话的人。怎么,被恋爱的酸臭味熏晕了脑袋?”  “你这不也被熏的鼻青脸肿吗?并不是说情话,只是表达出我的关心而已。”  贺天不说话,展正希接着说"我喜欢他,所以想做一切能让他开心的事。别人怎么觉得我不在意。”贺天冷哼了一声“别在这里给我灌输你的恋爱准则。我不是你。”展正希觉得贺天实在是没救,也没管他就接着说。“说句实话我才不想掺和你这种事,有时候想想像你这种自大狂中二病晚期和直男癌就这么孤独终老最好,我现在和你说这么多也完全是不想见一再为你们的事操心,毕竟他那爱管闲事的性子我没办法。”贺天没再吱声,展正希的声音又响起:“你和红毛在一起我最开始真的没想到,连我都一直以为你喜欢见一,不过我不是你我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有了恋爱我也感觉高兴。但是你对红毛的态度我真的都有点看不惯,你知道他的生日吗?你知道他喜欢吃的东西吗?你知道他最好的朋友是谁吗?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让他伤心,何必和他谈恋爱呢?”贺天被说的哑口无言,那样糟糕的自己让他羞愧心痛到抬不起头,他有些不甘的说:“我就没有一点好吗?起码他和我在一起能这么久,总归有一点对他好吧?”没想到展正希沉默了一分钟:“恩...那你说说,你哪点好?” “.......”贺天沉默了,确实,自从自己知道红毛喜欢他后他就一直肆意挥霍着红毛的喜欢,连提出交往请求的时候,也只是说了一句在一起吧。最重要的一句被他忽略了。他认为,只要自己喜欢红毛,和他在一起。红毛就能满足。现在想想,那样的自己真是无耻,后悔和无措充斥着整个身体,他停下脚步,小声的问:“你觉得我和他还有可能吗?”展正希噗嗤笑了出声:“哈?我就直说了吧。白痴才会答应和你的复合吧?如果你不改变的话。”贺天身体一僵,再也说不出话来。
    到了家,展正希扔下贺天就准备走。没想到贺天开口到:“谢谢你,今天。”  “行了,你自己好好呆着吧别再跑出去了。我得赶紧回去了。见一要吃饭的。”说完就走了。贺天听到关门声,心像被震了一下,孤独感和心酸涌上来,贺天走到落地窗前点燃了烟。平常这个时候,他也是坐在这里抽烟或者玩手机,红毛一般会在厨房做饭,他做饭的时候总会自言自语,这让贺天觉得非常有意思。然而今天只有贺天一人看着楼下马路上车来车往,再也没有熟悉的饭香与红毛骂骂咧咧的吵闹声。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真的好想你啊...我现在知道自己有多无耻了,也懂了你的付出与辛苦,你可不可以,回我的怀抱?贺天安静的靠在落地窗上,嘴巴里不自觉的说“红毛..回来吧,别分手啊..我喜欢你。好喜欢。”落地窗映照出贺天孤独的影子,黑夜一点点的淹没掉贺天身上的光,满室寂静,只有时钟走过的声响。
    无人能幸免于爱,就如同无人能幸免于时间的灾难。

评论(15)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