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未明

愿风指引着你的道路。

不善言谈8


      星期一,贺天没来找他。
      星期二,贺天没来找他。
      星期三,贺天看到他了,没理他。
      ......
      两个礼拜零三天,贺天一句话也没有和红毛说。看到了也只是轻轻抬一下眼皮。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交集都没有过,完全的陌生人。红毛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雨,心里的苦涩慢慢的晕开,开始涌向身体每一个角落。难道他说的那些喜欢都是骗我的吗?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心吗?我果然只是你无聊时的消遣吧。真是卑鄙啊贺天。红毛无力的笑笑,抓抓脑袋想把注意力集中到课堂上来,可心中的酸涩让他只想好好的出去淋场雨。红毛举手请假,也没等老师同意就径直走出了教室。反正自己是个不受待见的混混,没了他估计也没人在意。红毛就这样大踏步的冲进雨中,熟练的翻墙出了学校。
      贺天正在上语文课。然而他只是呆滞的望着前方,并没有在听。眼窝处的淤青清楚的告诉着所有人他熬夜的事实。甚至一向在意形象的他竟然冒出了点点青色的胡须。虽然这样看起来更有邋遢大叔的蜜汁帅气。这两个礼拜,贺天把自己压的很紧,每天刷无数张卷子,放学后强行拉着展正希和见一陪他打球,就连回家的路上也开始背英语单词。他想把红毛完全排斥在他的世界外,他想忙的没空想他。他躲开红毛习惯走的所有路,即使不小心碰到也装作若无其事的抬眼,甚至开始接受女生送的便当。可是这些都没用,刷卷子的时候红毛的脸出现在大题空白处。打球的时候看到球就觉得红毛的脑袋在他手上,背单词的时候一个reduce仅仅因为red就想起他。女生给的便当也只尝了一口就没办法再吃下去。天知道他有多想跑去找红毛,想像以前那样亲密的抚摸他的头,想狠狠的操他操的他再也不能去找别的男人。可是红毛牵起许云乔的手的那一刻,贺天真的觉得自己就像被刀劈了一样,震惊,嫉妒。贺天说不清楚,不同于见一的挑衅,那是他第一次感到威胁,特别是当红毛支支吾吾的解释的时候,他只觉得心碎。原来我也有这种时候,贺天自嘲的勾了勾嘴角。或许吧,自己真的配不上红毛,红毛也没有那么喜欢他。甩了甩头,贺天继续听课,再没有走神。
      红毛在外面逛了一会,雨打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受,衣服全部黏在身上,让他觉得恶心,他看了看钟,已经接近中午放学的时间,他想找个人来接一下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A贺天”这三个字让他僵住,他想起那时候刚在一起,他小心翼翼的把贺天的电话输入到手机里并且在他的名字钱打了个A,就是为了能有什么事,第一个就能拨出他的电话。他也有点羞涩的向贺天委婉的表达了他也想贺天能这样设置他的号码,而当时的贺天只是冷冷的嘲笑他像个娘们。红毛难过的想,我也只对你像个娘们一样的小心翼翼,我也只对你才会愿意在你身下。你说要慢慢追回我,我还傻傻的高兴。其实你也没那么喜欢我。总算认清了。红毛飞快的翻动着屏幕,找到许云乔的电话,打了过去。
      许云乔接到电话就立马找同学借了干净的校服,带着雨伞就准备出校。赶巧的是,他又看到了贺天和炸贱夫夫站在一起。许云乔顿时兴奋起来,他大声打了个招呼:“嗨!贺大帅哥~”贺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转身准备走,没想到许云乔又凑到他面前:“嘛,怎么了嘛我们明明认识的啊,这么冷淡哦~”  “滚开,可以吗?”  “别这么凶,我去接红毛你要去吗?”贺天长达两个多礼拜的火气已经没办法再忍耐,他有点失控的吼到:“你他妈的给我滚,他爱怎么样怎么样,一个玩剩下的东西,还指望我放多少感情进去吗?你要接赶紧,可不可以不要再拿他烦我?”说完还不解气的又说:“他一个混混,和你还真是绝配。”许云乔突然沉默了,贺天好笑的问:“终于不吵了?你不是....”话还没说完,见一出声了:“红毛。”贺天迅速的转过头,只看见红毛低着头肩膀颤着,双手紧紧的捂着脸。
      只有红毛的哭声传来。
     

      贺天张大了嘴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第一次这么恨自己,恨不得杀了自己。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样的话,或许是因为嫉妒和愤怒,吃醋让他脑袋坏掉了。不是这样的红毛,我喜欢你,我刚才只是愤怒,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我嫉妒的发狂。你不要哭了好不好。然而贺天并没有说出来,他觉得他已经无法挽回了。他只能呆呆的看着红毛,做不出任何举动。红毛大概捂了一分多钟的脸,慢慢的放下手来。他看着贺天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没有任何动作,突然间就冷静下来了。“嘿嘿,贺天你也是的,要说我坏话也不要当着我的面嘛,多尴尬。”情绪波动的太快,身体显然不适应,红毛身体一歪,许云乔赶紧上去扶住了他,红毛虚弱的朝他笑笑,又对贺天说:“哈哈,没有感情也没关系,总之那几个月谢谢你的配合啦,真是的,还以为你会真的喜欢我呢。”红毛眼泪又流了下来,可他已经没感觉了,许云乔想把他扶走,红毛倔强的用着最后一点力气挣开他,走到贺天面前,拉开拉链,从心脏位置的口袋里拿出钥匙。“以后就不能去做饭啦,还给你啦,本来还很期待以后的。”放进贺天手里,红毛跌跌撞撞的往回走,贺天突然拉住“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听我说好...” “不了,没必要了。”红毛继续往前走“毕竟我是个混混啊。”许云乔架着红毛离开了,贺天还僵着身体站在那里,见一气的要死,但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因为贺天的嘴唇被他自己咬出了血。“妈的,一个高三学生而已,小说里的狗血情节全被你遇上了。”见一第一次感到人生如戏,正当他想拍拍贺天的肩膀,贺天拍开他的手:“我没事,你们去吃饭吧。” “那你呢?”  “我回班上写作业了。” “卧槽你还写?!你老婆不追就算了我写你....”展正希一把捂住见一的嘴,拖着往外走,“你去吧,我们给你带东西吃,好好冷静,有问题就打我电话。”贺天点了点头,回了教学楼。“希希你捂我干啥!我要骂死他那个傻逼!” “算了,他已经很痛苦了。别逼他。”见一没在说话,老老实实跟着展正希走了。
      贺天回到教室就发疯的写卷子,一边写一边想起红毛刚才的话。整个人像是聋了一般,听不见任何人的话,他的脑袋里只有红毛的声音。
           “还以为你真的喜欢我呢”我是真的喜欢你啊,可是我给你带来的只有痛苦,从来没让你开心过。
           “本来还很期待以后的。”是我追回你的以后吗,我也很期待啊,我好想永远的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已经没资格了。
      无措与后悔,心痛与恼怒。贺天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指甲把手心兹出一个个紫色的痕,贺天却仍没有放松丝毫。
      红毛换了衣服,仍然一句话没吱声,许云乔想和他说什么,他抬手制止“放学回家再说。”说完便沉沉的睡去,一个下午都没醒过。许云乔来找红毛时,班里的同学都走空了,然而红毛仍死死的睡着,脸上还有些异样的红,许云乔赶紧上前,用手摸了一下红毛的额头,滚烫的触感让他心里一紧。他拍了拍红毛的脸:“快起来,你发烧了,赶紧走。”红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穿好衣服就跟着许云乔走。走着走着,许云乔突然开口:“对不起,今天的事也有我的责任,我本来只是想气他,他好像误会我和你的关系了,所以他才会那么生气。”红毛沉默,又笑着开口“没事。他到底还是不相信我。无所谓了。”许云乔看他一脸不想多说的样子,也不好再多说,继续扶着红毛往前走,想赶紧找个医院给红毛看看。还没走几步就看到贺天。正想骂娘说苍天饶过谁我再也不作死了今天能消停会别再出事了不,红毛就抬起头,看到了贺天。
     

评论(2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