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未明

愿风指引着你的道路。

出柜和渡天劫没什么区别(中中)

      祁放在街上狂奔,束起来的头发早就跑的散掉,随着汗液的流出被沾在脸上,脖子上。狼狈不堪。完全没有了平常在众人面前阳光帅气的样子。疯狂的奔跑惹的路人纷纷对他侧目,一向在意形象的他却没有理会。
      “这到底算什么啊。”祁放终于停了下来,在他与小报告的家门口。
      “才一个礼拜而已。就有了新欢吗?”祁放愤怒的抓着门把手,眉毛拧在一起,眼睛也是狰狞的发红。
      “怪不得....怪不得!一直没和我联系,原来是早就准备好了是吗?呵呵。这样一来,不愿意出柜也可以理解。”那天争吵时磕到的淤青隐隐作痛。祁放打开门,看着和以往一样整洁的样子,心却不由的泛酸。以后,这里大概会有个女人来整理了吧。
      “也许这样的生活就要结束了。”祁放走了进去,目光所及之处,无一不是他与小报告美好的回忆,可是现在看来只是狠狠的讽刺。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千打听万寻找,好不容易有人告诉他看到小报告和一个女人进了包间,本想着无非是学生家长或者学校老师之间的工作。开门却看到了紧紧相拥的两人。还别说,那样子紧紧把女人揽在胸口的小报告,有一种稳重帅气。
      “呵呵。真像一个好丈夫啊。”祁放弯了弯嘴角,苦笑蔓延。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太累了,维持一段同性恋情从来就只有比异性更多的痛苦。更何况是一段七年的感情。为他放弃出国的机会,不能在公共场合接吻的心酸,家里人催婚时说不出口的压抑,工作中同事对他的猜忌。每一样都让他痛苦不已,但他都可以忍。他要的只是小报告对他的爱。可是现在唯一的支撑已经没了,他再纠缠又有什么用呢?走吧,哪里都好,远离他就好。
      祁放一刻也不想待着了,他迅速的收拾着自己的衣物,洗漱用品。往日来小报告对他的忍让与不善言谈在怒火与委屈的作用下全演变成了不在乎。连封信也没留下,祁放删除了小报告的电话号码,连带着所有的通讯记录。“再见。”最后看了一眼留在桌子上的钥匙,即使心里再痛也不敢再回头,走了就好了,能和你在一起这么久,真的太好了。所以我怎么样都没关系。我给你全部的自由。祁放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关上了门。
      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那么姐姐,爸妈那边就请你先和他们说一下。我解决好他的父母,就会回来谢罪。”小报告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还在和姐姐商量着出柜的事。
      “真的就这么爱他?爸妈那边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结果,你不考虑一下吗?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姐姐试探的问着,虽然知道是无法改变的事。
     “嗯,爱。所以不用再说了。无论哪一边我都不会放弃的。”不想再隐瞒,不想再让他受一点委屈,我的心一直和你是一样的,祁放。所以,这一次让我来保护你,来回报你以前的无数次委曲求全。
      “好,我知道我劝不动你。爸妈那边我会先打个招呼。其他的我不会帮忙的,你知道的。我不会帮忙。”姐姐有些委屈的看着小报告,嫁出去的弟弟给出去的钱啊,没得回来了。
      “谢谢姐了,我会好好努力的。”小报告开心的笑了,没有什么比得到家人的支持更高兴的事了不是吗?虽然爸妈那边的愤怒也可以预料到,但接下来的两位,才是最关键。看了看手表,1点整,离那个人的见面还有一个半小时。小报告严肃起来,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姐姐有些好笑
      “怎么,刚在我这闹完就准备和你那个男朋友约会?”没想到小报告神秘的笑了笑
      “你猜?”   
      “行了别在我这玩,如果是的话我就跟着,起码让我看看是怎么样的人吧?我也好有机会拆散你们。”
      小报告少见的调皮吐了一下舌头,一脸幸福的😊看着姐姐
      “如果按照惯例,那么她应该是我的婆婆~”说完,小报告拍拍姐姐的肩膀,看着姐姐眼里仿佛有什么碎掉的样子,开心的走了。徒留姐姐一个人在原地三观尽毁。
      “mlgb把我可爱纯真正直的弟弟还回来啊!!!果然要把你们拆散!!!尊严呢!”

      下午两点半,小报告提着礼品站在祁放的家门口。以前作为朋友,小报告也去过祁放家几次,然而这次却是作为交往对象拜访,还是一个男交往对象...小报告准备敲门的手不由的停住了,这样真的好吗?一想到要伤害这两位老人,愧疚就无法抑制的涌了上来。正踌躇着门就突然开了。
      “啊啦,是祁放的同学呀。外号是小报告对吧?”开门的是祁放的母亲,一位温柔且美丽的女人,小报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支支吾吾起来。
      “抱歉啊,我看祁放他也是这么喊你的所以不介意吧?我这么喊?”
      “不介意的...”
      “快进来吧,外面很冷哟。也不知道你今天约我们什么事呢,都有些紧张呢带了这么多礼物来。哈哈。”祁放妈妈温柔的笑了笑,赶紧拉着小报告的手进屋,嘴里还念叨着真是的还带这么多东西来,又不是第一次来。
      看着祁放妈妈的背影,小报告越发觉得自己残忍起来,可是已经踏进了这个门,没有退路了。小报告叹了口气,关上了门。
      “嘭!”真正的战争,现在才开始。
       “那么,是有什么事吗?小报告?”祁放的妈妈给小报告端了一杯热茶,温柔的看着小报告。
      “恩..就是...关于您儿子的一些事情...”该死,根本没办法说出来,他不想让这样完美的家庭受到伤害。
      “啊啦?祁放怎么啦?是不是他在外面闯祸了?”
      “......”
      “天呐!不会吧!他欺负你了?我来帮你收拾他。”
      “......”
      “我就知道这小子不省心,不用担心喔,受到欺负了都可以和阿姨说的~”
    
      “阿姨...我...” 说不出口!说不出口!我怎么可以这么卑鄙!祁放是他们养了24年的儿子!我不过是一个7年的恋人,这样子太残忍了。我该怎么办?小报告只觉得有一条蛇缠自己的喉咙,湿滑,粘腻,阴冷。小报告出不了声。而这边的祁放妈妈,不停的追问着,小报告要被逼疯了。
      “我在和您的儿子谈恋爱!我和他在一起7年了!”小报告突然的怒吼,让祁放妈妈一下跌坐在凳子上,温柔的脸一下子也僵硬起来。小报告显然也没料到自己会这样子,顿时也不敢出声。
      “你刚才说什么?”祁放妈妈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小报告却一下子没了害怕。
      “我知道。这样的结果很难接受,但是,阿姨,我真的与你的儿子在交往。我爱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所以”
      “闭嘴。你。”祁放的妈妈还是那样端庄的坐着,脸上的温柔却消失的一干二净。
      果然啊...小报告苦涩的想,开始还幻想着祁放的妈妈能坦然接受,毕竟那么温柔...不过,没让自己滚就很好了。
      “阿姨。我现在不能闭嘴。如果现在闭嘴我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和您再讨论这个问题了。”
      “那么现在,请你离开。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我的儿子,我会和他说清楚,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家。”祁放妈妈面无表情,与其说面无表情不如说是太震惊了反而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好。
      “阿姨。”跪了下来。尊严这个词,此时在小报告眼里不值一提。或许是进入社会太久,有些东西早已被消磨殆尽。
      “你跪下来,有什么用吗。”
      “没用,可是最少听我说完好吗?”
      “你要我怎么听你说完?!我儿子!被你,弄成了一个同性恋!你要我怎么接受!我不会管你爱不爱的!如果你真的爱,你就离开他。”祁放妈妈突然疯狂起来,狠狠的用手戳着小报告,脸也有些狰狞起来。
      “不是我弄成的。我和他就是很正常的恋爱。我也曾想过放弃,让他过平凡人的日子。可是这样对他和我都不公平。我们彼此都不能没有对方。”
      “你给我滚,你这个变态!我不会让我的儿子和你在一起的,你给我滚出去!神经病!”祁放的妈妈开始用手狠狠的掐着小报告,并且手脚并用的去推着小报告。
      “滚出去!死变态!我不会同意的!你一定是有病!别想破坏我的家!我一个人辛辛苦苦把他带大,你怎么忍心!把我们的家弄成这个样子!”
      “阿姨。”小报告站了起来,微微抚过被掐的发红的手臂,嘶,还真是下足了手劲。“我内疚,也不想破坏你们。所以我才来请求你,成全我们。”
      “如果你的父母知道你这个样子会怎么想?你也要让他们失望吗?!”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个点,他们正在对我失望。阿姨,我能理解,你作为母亲的心。我也不想让我父母失望。我并不是同性恋,不过我和祁放相爱的确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愿意为了他成为同性恋。我们之间并不是简单的玩玩而已,我们在一起七年了。所以,我才决定向您坦白这一切。”
      “不需要你成为同性恋!你给我滚。立刻!”祁放的妈妈显然已经不想再听到这些话了,开开门站在门口。“如果你现在不走,我就报警。”
       小报告知道现在耗下去没有任何意义,起身就往门口走去。
      “阿姨,今天很抱歉给你带来伤害,但是我的那些话全部发自内心。但希望您,不要把我来过这件事告诉祁放。直到您答应那一天。”
      “这样恶心的事我一辈子也不会让他知道。”关门上伴上一句滚,小报告只是笑笑,更大声的说了起来“如果仅仅是这种程度,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爱他,也会爱您。所以抱歉了,我还是会来找您的。”鞠了一个标准的躬,小报告转身快步下了楼。
       从祁放家出来,小报告只T得松了口气,虽然一点进展都没有,但是起码让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了不是吗,好歹也算是有了个开端...此时的小报告只想好好的回自己和祁放的家,好好休息一下。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没想到六条未读短信躺在收件箱里。
       第一条:滚出这个家,我没有你这样恶心的儿子。
      小报告眼眶有些红了,虽然知道父亲肯定会很生气,但是亲眼看见的感觉果然还是让人心碎。接下来的三条都是姐姐发来的安慰短信,小报告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直到第五条短信。
      祁放:果然还是忍不住,想跟你发个短信。我们分手吧。
      小报告立马拿起手机打电话过去,却怎么样都打不通。发疯了一样的拦了的士回家,却只看到了空了一半房子。桌子上的钥匙反射的光刺的眼睛生疼。一天之内又是跪又是挨打的身体支撑不了这样的打击。一下子摊在地上,像一只丧家犬。
      “最糟糕的一天了。”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热气瞬间遇冷凝在镜片上,雾气让小报告看不清任何东西来。
      随后就是一片黑暗。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