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未明

愿风指引着你的道路。

出柜和渡天劫没什么区别(中中中)

      小报告再睁开眼已经是凌晨2点。
      整个房子缺少了祁放的存在后显得太空。墙壁和天花板像是合在了一起,白的要命又没有一丝缝隙。身体还是不能动弹,左半边身体一阵一阵的发麻,后脑勺好像在摔倒时碰到了哪里,疼痛一丝一丝的冒上来。小报告试图起来,但力气似乎仍然没有恢复,身体只是不停的往下滑,又滑回到地上。
      “我真像一条狗。”
      小报告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好笑,祁放分手的短信像弹幕一样从脑子里滑过一遍又一遍。感觉自己做的那些事都像是笑话。眼泪已经掉不出来,干涩的发痛。地上的冰凉让他有点发抖,可是自己又没办法站起来,他动了动手,嗯还能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找人帮忙。解锁,屏幕仍然停留在那条分手短信上。小报告愣住,有点不甘的按了拨号键。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
      没等那边的声音说完,小报告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又翻起通讯录来。小报告是个内向的人,除了祁放介绍给他认识的朋友,就是秦雄孙璟这些高中老同学,可是这么晚了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打姐姐的电话的话,姐姐肯定会更加不准他出柜了...小报告犹豫再三,最终拨通了秦雄的电话。
      “喂....秦雄吗?”
      “哟!小报告!怎么这时间打我电话?”
      “你...嗯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不可以...来一下我家?我现在...躺地上起不来。”
      “卧槽!你没事吧??祁放呢??”
      “......”小报告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复他,只听那边秦雄慌乱的穿衣服声音和学长雄性十足的询问,然后还有一句马上就来就挂断了电话。
      房子又安静下来,小报告也不知道在等秦雄来的时间里要干什么。他只能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真好啊,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能凌晨为自己出来的朋友,啊,刚才好像听到学长的声音了,秦雄和他也在一起很多年了嘛,当初出柜时好像也很顺利的样子,两边的父母都没有很排斥,两人这么多年还是很恩爱。自己和祁放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子了呢?哪里出错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和我分手呢?好歹也给我一个解释啊...
       一通胡思乱想,小报告只感觉脑袋要炸裂,突然秦雄和学长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小报告!你在吗!”秦雄啪啪的拍着门,小报告想起身给他开,却哭笑不得的发现自己喊他来就是因为自己动不了。用尽力气对着门口喊:“我动不了...你们想想办法开门好吗?”话音刚落,学长猛的一撞就把门给撞开,嘭的巨响惊动了整个楼层,一时间骂声响起,小报告只能苦笑
      “抱歉...这么晚还让你们来,我...”秦雄赶忙让学长把小报告抱起来放到床上,并且拿被子裹住了他
      “谢什么,这么多年朋友了还这么客气。”秦雄顿了顿,看了一下四周,又小心翼翼的问:“你和祁放...”
      “分手了。”小报告笑笑,看着秦雄的眼睛,坦然的说了出来。
      “怎么搞的,你们不是感情一直很好吗?他那么爱你怎么会!你躺在地上这么久给他打电话没有!他也不来看看你?”
      “啊...打了,他关机了。似乎...很不想听到我的电话呢。”眼里的热气又聚了起来,秦雄看着小报告凄惨的样子,火气也是直往上冒
      “搞什么啊!什么事情非要分手啊!我来帮你!”说着就准备出门去找祁放算账,学长轻轻一拉,秦雄又回到了学长的怀里。
      “你去哪找他?现在先把小报告安顿好吧,要找我跟你一起。”学长温柔的摸了一下秦雄的头,秦雄立马就没了声。小报告看着他们甜蜜的样子,心里有点难过。好希望祁放现在也能这样,环住自己,给他安慰。可是祁放却说分手。察觉到小报告的低落,秦雄很快的把手覆在小报告的手背
      “没事的,都不会有事的。我们在。”温柔的安慰让小报告放声大哭起来,他终于忍不住了,一股脑的把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出柜,分手,祁放的妈妈,所有的烦恼,都全部的说了出来,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幸运,有这样的朋友愿意陪在他的身边。终于,小报告疲惫的睡了过去。秦雄听完之后已经是怒火燃烧,他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揍祁放一顿,学长却紧紧的环着他
      “别冲动,我们也和祁放认识了这么久,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还不清楚吗?肯定是有原因的。”说着还安抚了抚摸着秦雄的背。
      “那也不能这么草率的分手吧!小报告一个人受那么多苦!气死我了。”秦雄压低声音,愤愤的说着,拳头也握的紧紧的。
      “好啦,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小报告还睡着呢,不要吵醒他。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找祁放,今天也这么累了,我去看看有没有摊子,我们就在这里打地铺吧。”宽大的手掌包裹住秦雄的手,宽厚的胸膛紧紧的贴着秦雄,秦雄被他的体温包裹着,没由来的觉得安心。扭过头,轻轻的吻了一下学长的胸膛,点了点头。学长看到秦雄难得的这么主动有点开心,更紧的抱住秦雄,秦雄靠在他怀里,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能和你这么顺利的在一起真的太好了。
       上午10点,小报告被秦雄健气满满的声音吵醒,一睁眼,秦雄和学长两人关切的看着他。小报告一下子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来,没由来的觉得有点害羞。没想到他们在这里守了我一晚上....真的,很感动。
      “啊...谢谢你们,吃早饭了吗...我请你们出去吃?”小报告赶紧下床,想请他们吃饭。没想到秦雄一把把他推回床上
      “不用啦,他在做。你好好休息就好。”秦雄歪歪头,小报告透过他看到正在专心做早餐的学长。就在不久前,祁放也是那样,站在料理台前温柔的问他吃什么,现在....
      看到小报告低着头。秦雄立马开始安抚他,小报告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后就去洗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颓废的很有喜感,下巴青了一片。祁放,没了你我还真的过的惨啊。你呢,现在在干什么呢?没有了同性恋这个负担,你只会越来越出色吧。
      “小报告!你弄好了吗?快出来吃点东西吧。”小报告回应了一声,停止了思绪。走出洗漱间。
      饭桌上三人也没多说话,小报告仍是精神恍惚,秦雄很快的就吃好了饭,拉着学长就准备走。他不能再坐在那里了,看着朋友恍惚的样子,他是真的心疼。扔下一句我们马上就回来,你在家好好休息。就和学长出去了。小报告并不知道他们去找祁放,听话的收拾好碗筷,躺在沙发上休息起来。
      秦雄一出门就掏出手机打给祁放,果然还是关机的。“妈的,王八蛋。”暗骂一声,又开始翻起通讯录来,祁放的朋友很多,他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打哪一个。学长看出了他的烦恼,“要不要打一下孙璟?她不是和他关系特别好?”秦雄恍然大悟,赶紧拨打了过去。电话很快就通了
      “喂?秦雄?”
      “孙璟,祁放在不在你那?”
      “怎么这么巧!在呢你快来。我正准备给小报告打电话呢,他刚刚突然砸我家门,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喝的烂醉。”孙璟还在想怎么这么巧呢,正准备打电话给小报告问问情况,没想到秦雄倒过来问了。
      “你先安顿好他,我和学长马上过来。见面再说。”挂断了电话,学长已经拦好车,直接就往孙璟家开去。

      没多久就到了孙璟家,一进门就看到祁放脏兮兮的趴在沙发上,嘴里还念念叨叨,走进一听,只听到“女人...混蛋....不要分手...”破碎的句子听得孙璟莫名其妙的。
      “怎么了?小报告呢?”
      “别提了,他和小报告说分手,现在自己在这发酒疯。”
       “哈?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孙璟有些不敢相信。秋瞳端着解酒汤出来,秦雄一把端过给祁放猛灌了下去。祁放呛了好几口,但由于醉的太厉害,也没反抗。看着他一副邋遢的样子,秦雄的气也只能闷着。接下来,只需要等祁放醒来了。在这期间,秦雄和孙璟说明了一切情况,孙璟的愤怒值也一瞬间飙升至max。
      两个小时后,祁放缓缓的睁开眼,只看到孙璟秦雄以及秋瞳狠狠的瞪着自己,尤其是孙璟,拳头已经要贴在自己的脸上。
      “喂喂...干嘛啊一大早就都盯着我看。我知道我很帅不过也不需要,唔!”猛地一拳揍到肚子上,祁放差点没吐出来。
      “混蛋!你对小报告做了什么!”秦雄愤怒准备扑上去,学长先一步抱起秦雄,抱歉的朝祁放笑笑。祁放一下子脸就冷了下来,有些不屑的看着秦雄
      “我和他分手了。怎么,他来找你诉苦了?”
      “混蛋!为什么分手!你知不知道他这几天怎么过的!你!”
      “管我什么事?他过的很好吧?说我混蛋?混蛋的是他才对吧?”祁放只觉得好笑,没想到离开了家还是听到这个名字。
       “什么叫关你什么事?!他昨天倒在家里起不来,浑身上下都是伤!你为什么不去看他!分手?你知不知道他多喜欢你!”看着祁放满脸蓦冷漠,秦雄真的想杀了他。
       “够了!他爱我?不过是一个礼拜,就有女人在他怀里就是爱我?!不愿意和我出柜就是爱我?!吵架后一个礼拜没有问过我的情况是爱我?!我每天为他担心想和他在一起整个像个白痴一样的一头热?他呢?每天冷淡的要死,不管怎么样都一副平静的样子是爱我?我受够了!别搞笑了秦雄。他现在怎么样都和我无关。我已经和他分手了。”该死的,为什么听到他受伤的消息心还是那么痛,好想去看看他,好想抱抱他,可是他和那个女人...
      “嘭!”秦雄愤怒的抓起桌子上的杂志朝他扔过去,祁放也马上一拳揍了过去,两人很快就扭打起来,学长和孙璟赶紧去拉开。秦雄被抱在怀里,愤怒的朝着祁放大吼
      “你以为只有你爱是不是!你以为就你付出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小报告为了你辞掉了工作自己开培训班。去和他姐姐出柜,被打了几个巴掌还跪在地上,他爸爸也让他滚出家门!最搞笑的就是他还跑到你家去请求你妈妈同意你们俩在一起!你呢?你在哪?他被你妈妈讽刺完又看到你的分手短信,打你电话你已经不接。回到家你什么都收拾好了走了,他呢?他晕倒在家里到夜里两点又自己醒来!你说他不爱你?你以为你有多爱他?”秦雄一口气说完,上气不接下气,祁放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只有不知所措。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祁放完全不敢相信,秦雄看着他满脸不敢相信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什么都没问清楚,就走人。你有没有想过小报告?他在和姐姐出柜的时候你在哪?他被打的时候你在哪?他在你妈那时你在哪?别开玩笑的是你才对吧,小报告这人一直都不善言谈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说他对你冷漠,你自己好好想想。他真的是这样对你的吗?身为恋人却完全不相信他,悲哀的难道不是他才对吗?”
      祁放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已经不能用心痛来描绘现在的感受。他只想赶紧回到小报告身边去,他要抱住他,他要和他道歉,他不知道小报告这几天是怎么度过的,一定...一定比自己当时看到小报告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更痛。他要弥补这几天的错误,他再也不要离开他了。身体永远比大脑反应快,但酒精仍然麻痹着他的身体,猛地一下就跌倒在地上。学长把他扶起来,秦雄扛起他的手,就往楼下走去。
      “谢谢你们,能有你们这群朋友,我真的很感谢。”祁放认真的道谢,随后跟着秦雄和学长下了楼。
      回去的路上,祁放心里很不安。他怕,怕小报告对他已经失望。怕自己再也没资格喜欢小报告了。一想到小报告一个人躺在地上醒来,他就恨不得打死自己。学长看出了祁放的焦虑与害怕,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
      “别担心,好事多磨。会好的。”
      祁放点点头,再没动静。

      终于到了家,祁放用了最快的速度冲到家门口,推开门(门已经被物业修好了。)正对上小报告的眼睛,小报告愣住了,也不敢再有动作。祁放冲了过去,太快的脚步让他冲过去以后就跪倒在小报告脚边,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身边,祁放紧紧的抱住了小报告。
      “小报告....我都知道了..对不起...我...”祁放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太多太多的话要说,可他一下子却说不出口,他好恨自己的愚钝,一定让小报告受了不少苦。
      没想到小报告却有些颤抖的抱住他,轻轻说了句我爱你。
      祁放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一下子就崩了出来,他发疯一样的说着我爱你,一遍一遍的吻着小报告的脸,他再也不想失去了,抱着小报告的感觉只有心酸,他不止瘦了一点。视线往下移,满目青紫。心好痛,痛的要不能呼吸。为什么自己要这么没用,为什么会怀疑小报告?为什么!
      似乎是感受到祁放的心痛,小报告轻轻抚摸着祁放的背
      “没有关系,不要难过。为了你,我都可以。我只想你知道,我爱你,真的。”
      祁放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更紧的抱住小报告。他现在只想把所有的东西都给他,再也不会有怀疑和猜忌,他不会再放手了。
       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到今日才发现,曾呼吸过空气。

评论(2)

热度(40)